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爱上一个已婚的人我该不该追

2017-7-19 20:47:32      点击:

爱上一个已婚的人我该不该追.

 

我越来越觉得,所谓的努力工作,只是为了能够舒服地窝在滴滴快车的深夜后座。外面世界的好坏与我无关,我躲着无止境的需求,眼不见职场的可怖,没有苛责,没有负担。呆滞的目光穿不透玻璃,折射回来,是虚弱无力的自己。

 

 

 

赶在死线之前,跟Mary说声晚安,顺便给她发了封欠了一周的邮件。

 

凌晨12点,我坐在车里,满30岁。父亲还是照例打了电话过来,在他这个年纪,熬夜变成了极端辛苦的事情。他说好久没往家里联系,问我有没有买蛋糕。我说我正跟人去庆祝,新认识一姑娘。

 

“早点睡。啊,我不是那意思......挺好的,你别辜负她。”父亲大声说着,刺破扬声器,试图让我身边的女伴安心。

 

挂完电话,我有些慌张地从后视镜里去看司机的脸,四目相对。冷静的车厢,没有庆祝,没有姑娘,有的只是孤身一人。其实我挺讨厌生日的。自从我来北京,25岁、26岁、27岁、28岁、29岁,还有30岁,父亲这一天的电话在我听来都不是祝福,而是提醒。

 

提醒我一事无成。

 

 

 

满足感是相对的。在这座城市,我吃喝不愁。但工作和生活历经千难万险,却也没达到想到的状态。孱弱的能力抓不住与日俱增的欲望,财务永远不自由。头一天还信心满满地要走向人生巅峰,第二日坐在电脑瞎忙,有点小结果吧盒饭也香,但大部分时间挫败感汹涌而来,连微软雅黑都变得很丧。

 

听说哪个女同事的老公得了几百万的风投,听说哪个老同学移民美国,听说谁谁又买房了,听说谁谁比特币赚了几十番。别人的人生,好像都挺容易的。而我只能关上电脑,坐在回家的车里,抛开一切,抽空爱上了一个姑娘,假装让自己活得更好一些。

 

 

 

Mary没有回我邮件,我猜她对我失望透顶。失望从来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落差不断累积,才让人觉得不值得期待。今晚的邮件往来比我们过去聊天的内容还要多,每一封都毫不留情地指出错误的地方,或者是逻辑有问题,或者是不够吸引人,没法共鸣。我耐着性子修改,几十封下来,最后实在憋不住,跟她吵了一架。

 

“你怎么都没长进?”她说。

 

我都忘了距离上一次她这么告诉我,是多久以前。刚来公司,是Mary带的我。虽然开始的时候总被骂,但在她身上我从职场菜鸟,逐渐学会独当一面。

 

一日为师,终生喜欢。

 

其实Mary比我更主动,去酒店,是她先脱的衣服。办公室恋情,得偷偷着来,可我这个人,没法掩饰对她的喜欢,吃饭跟着,开会时眼神不正,言语暧昧。Mary说没人能那么容易地只把爱情放在眼里,心思应该在工作上,警告我注意场合,但我会趁监控不注意,把她拉到楼道里,再无顾忌。

 

“嫁给我!”我看着Mary的眼睛,像看到了白纱。

 

她摇头。

 

“为什么?”

 

“我结婚了。”

 

 

 

分手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毕竟每天还是能见到她,我依然很开心。工作,吃饭,开会,下班,我一天有十二个小时能跟Mary呆着一个地方,比她老公要幸福得多。但我们之间,逃不了随之而来的变化。不知道是谁先出的问题,Mary不再对我亲近,我也和她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她交给我的工作,要求愈加严苛,而我能拖就拖,或者是随意应付,存心让她难受。

 

“反正我就是做不好,要不你让别人来?”我说。

 

“有意思吗?”

 

“有。”

 

“你怎么都没长进?”

 

一周前,Marry跟老板提了离职。我看着她收拾工位,她写过的笔记本,她喝水的杯子,她无聊时摆弄的玩偶,全都装进纸箱里,恨不得一下消失在我面前。

 

 

 

“不是还有一星期才走吗?那么着急?”我问她。

 

“反正也没事儿,大部分工作都交接给别人了。”她说。

 

“我......是我不对,你别走行吗?”

 

“跟你没关系。”

 

“那又是为什么?”

 

“回家养养身体,准备要孩子。”

 

“操你妈!”

 

“你还有东西没弄好,记得给甜甜。”

 

Mary绕了好大一圈,完成了对我的复仇。她也不常来公司,两天出现一次,做点零碎的事情,呆几个小时,带走桌上剩余的东西。我们之间仅有的联系,是她催命似的工作邮件。

 

 

 

凌晨12点,我坐在车里,满30岁。我把最后一封邮件,完整地交给了她。我试着让稿子更好,打动人,不拖沓,Mary不喜欢错字,我检查了十遍,但好像怎么写都不对。我觉得自己好失败,妄想着,却无能为力。

 

“夜归的人,没有归处。我车里坐过许多流眼泪的人,其实人的记忆是很脆弱的,早晚都会忘掉。”

 

滴滴师傅看着倒车镜里的我,长叹一口气。

 

“不可能。”我说。

 

“他们最后都会哭着忘掉给车钱,我不骗你。”

 

师傅神秘地笑了一下,问我要不要听歌,音乐能填满心里的窟窿。他说自己嗓子还行,拿过大院儿里幼儿组十佳歌手第十一名。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我假意笑了笑。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师傅的戏挺多。

 

“可以了。我该下车了。”

 

但当我几乎要打开车门,师傅一句话,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你现在下车,一辈子都会后悔的。有没有发现你的滴滴出行里有一个隐藏的音乐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