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可能是我们的文化对骗子太宽容了吧

2017-8-5 10:50:52      点击:

可能是我们的文化对骗子太宽容了吧!

昨天看李文星的报道,越看越觉得齿冷。

 

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在一个规模不算小的求职网站上求职,结果对方公司竟然是传销团伙伪装的,用了另一家上市公司的名字公然招摇撞骗,而那家网站居然毫无察觉,当然也或许是有意忽视——真是匪夷所思。

 

今天又看了另一篇报道,是另一个和李文星一样因为求职而落入传销团伙虎口、还在那里和李文星做了几天室友的大学毕业生,讲述自己的经历。看完,更是觉得心寒。

 

原来传销团伙已经猖獗到这样的程度:不只是用话术洗脑,而且限制人身自由,暴力威胁殴打,不听话就是一顿拳脚伺候。

 

逼着上当受骗的人花钱,同时逼着他们去把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再骗进来。

 

这样的做法,已经不是传销,而是强盗和黑社会了吧?

 

那个和李文星做过室友的大学生之所以能逃出来,是恳求传销团伙里一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小头目,让他打断自己的腿,最后因为伤口红肿发脓,传销团伙嫌弃他麻烦,让他交了800块钱,然后才放他走的。

 

而其他人,就没有这样的幸运。

 

可是,这样披着传销外衣——虽然这件外衣本身也不算光彩——却行强盗和黑社会之实,竟然猖獗这么多年而不倒,也真是匪夷所思。

 

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我们这个社会给骗子和半骗半抢的强盗式骗子提供了太多的便利。

 

不光是李文星求职的那个Boss直聘,其他的求职网站和58同城这样的分类广告式网站,其实也都一样,用过这些网站的人都知道那些陷阱和骗局。

 

即使没有用过,微博上随便搜一下就会发现很多受骗者的抱怨,太多了,太多了。

 

在利益的驱动下,这些网站没有动力去完善审查机制,所以让骗子有了可乘之机,于是就随意滋生。

 

我昨天才差点受骗。有朋友转了一个小旅行网站的特价游,东京往返五天四夜,住最好的虹夕诺雅或者安缦东京酒店,价格低得惊人。

 

结果今天就听说,这个网站根本就是纯忽悠,订了房,过几个月快成行的时候告诉你,房子没了。这个网站现在还在拼命地找风投。

 

相比之下,携程这样用其他人的会员积分换房,再卖给你的做法,简直都不算什么了,至少人家保证你有房子住,而且价格也确实便宜。

 

稍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我们周围骗子很多的,与其盲目乐观我们有深夜撸串的安全感,不如多长个心眼。

 

前阵子,我还转发过另一个孩子找工作被骗的微博,只不过因为他只是被骗了几千块钱,所以几乎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关注,被骗的钱估计也没有要回来。

 

在地产中介行业规范以前,北京有无数的小规模黑中介,用假房源骗人,收几百块钱信息费以后就翻脸不认人。

 

有一种绝望,叫做在网上找10个出租房子的电话,打过去10个都是中介的假房源。好在,现在北京的大房产中介都正规了。

 

我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就碰到过这样的黑中介,等我意识到上当受骗后想把钱要回来,立刻就有几个面相凶恶的人围过来,作出要打我的架势。

 

我其实一直是一个警惕性很高的人,看到路边电线杆上的中介广告,或者58同城上搜索到的房源信息,基本都不会相信。

 

但是那一次我大意了,是因为那个广告是在《北京晚报》上看到的,那则分类信息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正规中介”,再加上找房心切,就相信了。

 

十年过去了,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发达,只是给骗子提供了更多的便利而已,让他们的行骗平台也从报纸转到了手机上。

 

再看看全国的电台、电视台,有多少节目、长年累月地用假专家来推销假冒伪劣产品——从假茶叶、假茅台到假补品,几乎无孔不入。

 

不光是小县城的媒体这样,很多省级的电台电视台上都有这些虚假广告。

 

前阵子不是刚被爆出来一个化名“刘洪斌”的老太太,先后用9个不同的“专家”身份,现身节目或者广告,推销药品和保健品吗?

 

三个月的时间里,她卖出了200万的销售额。而播放她那些假节目、给她背书的,可都是省级的电视台。

 

再想想,全国有多少电信诈骗,有多少电话诈骗,有多少老年人被骗买了理财产品?我们有什么理由嘲笑落后的印度、嘲笑同样是骗子猖獗的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是什么梗呢?尼日利亚是全世界骗子最猖獗的国家之一,几百万尼日利亚人每天伪装成落难的各国王公贵族,给全世界人民电子邮件,说自己有一笔巨款需要转账,请求你的帮助。

 

这就是著名的尼日利亚骗局,有空我会写写这个。

 

前两天还看到一篇报道,有人专门骗老年人贷款,让他们用贷到的款去投资,承诺每个月5万10万的高额回报。为了贷款,这些老年人把自己的房子抵押给了骗子。

 

承诺的回报,发了一两个月就停了,被骗的老年人也就还不起高额的贷款利息。这个时候原本用笑脸爱心骗到老年人信任的骗子,就露出了凶恶的真面目,转手就把抵押给他们的房产卖掉了。

 

那些全权委托的文件当初老年人自己糊里糊涂就签下了字,自然也就有了法律意义,所以即使骗子落网,房子也很难再追回来了。

 

报道里,那些七十多岁的老头老太太,临近晚年被迫搬出自己的家,寄宿在远郊的农房里,还因此被子女记恨,老泪纵横却无可奈何,让人感到分外心酸。

 

各行各业,都有这样的骗子,太多太多了,无法尽数。

 

你知道老外到北京上海旅游,抱怨最多的是什么吗?第一是人多,第二是上当受骗。你去国外旅游网站的点评栏里看看,受骗的人不计其数。

 

我有一个斯里兰卡裔美国人的朋友,在北京街头就被两个姑娘搭讪,最后被带到茶楼喝了两杯茶,付了1500块钱,她也只能乖乖地掏出钱包里刚换没多久的人民币。

 

她后来和我说起这件事,我下意识地说了Sorry,她说,这和你有没什么关系,就当这是一个有趣的经历吧。

 

看病是另一个碰到骗子的重灾区,因为骗子最知道利用普通人求医心切的心理。黄牛什么的就不说了。

 

我曾经在早上5点去协和医院挂号,刚下出租车,就有一个保安样子的人给我指了指另一边说,现在挂号都在那边。

 

我长了个心眼,装着答应,但是转了一圈又转回协和的楼里,发现原本的挂号窗口好好地开着。

 

后来回想,如果去了那个假保安指的地方挂号,可能就是某个来历不明的黑医院或者民营医院。

 

还有很多正规的三甲大医院,大夫会故意夸大你的病情,然后和你说他们那里没有仪器看不了,给你一张别的医院的名片,说那是他们的合作医院。

 

我为什么知道?因为这也是我的亲身经历,并且当时我也信了——毕竟是大医院推荐的啊。

 

可是等我真的到了他推荐的那家医院,坐在椅子上等的时候偷听到神色可疑的大夫和护士在互相推辞。

 

大致意思是另一个本来负责给病人打针的护士不在,而在的那个护士新来的打针不熟练,于是让医生打,可是医生说自己也不熟练。

 

我偷听到这几句,吓得大惊失色,于是借口说自己要到外面取钱,逃走了。

 

后来我才意识到那可能是一家莆田系的医院。它们就在北京北三环边上,长虹桥的旁边。而把我指到这家野鸡医院的,是一家正规的、声誉不错的三甲大医院。

 

说到莆田系,他们其实已经开始在洗白自己了。是的,积累了足够的原始资本,以前吸过的血,都会被忘记,也会被原谅。

 

我们的文化,对骗子太宽容了。

 

还有新闻行业。你知道全国有多少假记者么?他们每天招摇撞骗,混吃混喝。

 

低级一些的,拿别的媒体别的记者的名片,跑去各大饭店的新闻发布会,签到领红包,然后走人——因为行规是,记者去参加新闻发布会,主办方会给几百块钱,名义上是车马费。

 

我做记者的时候,有一次临时有事去不了一个发布会,就让一个同事替我去。结果他到了现场,主办方奇怪地问:不是已经签到了吗?原来,已经有人冒充我替我签到领了红包了,那个人甚至还给了主办方我的名片,

 

至今我不知道那个骗子是谁,但到底是谁也不重要,因为这种冒名顶替的事还是挺普遍的。

 

高级一些的骗子,就是冒充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到各个小县城去说是给他们拍纪录片,要价都是几十万。

 

很多时候,骗子和强盗能够长时间逍遥法外,因为犯罪成本太低,所以造成行骗猖獗。

 

可是再往深了想,大概我们的文化里,对骗子真的是会比较宽容一点吧。

 

我开头提到的,李文星室友写自己在传销团伙经历的那篇文章里,讲到一件让我感到心寒的事:

 

有一次有人报警,警察得知消息后赶了过来,可是附近的村民却给传销团伙通风报信,于是他们在警察来之前,就转移了。

 

无数人,就是这样麻木地看着骗子,甚至因为各种利益关系,自觉不自觉地做了骗子的帮凶。

 

说回到李文星,我恶意地揣测一下,大概Boss直聘事先知道一定会有骗子用他们网站的审核漏洞行骗,可是对他们来说,不如睁只眼闭只眼——至少可以提高网站的人气和用户的活跃度。

 

至于有人受骗,那就让他们受骗吧,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骗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猜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我常常骂百度作恶,但是百度不是凭空从空气里冒出来的,而是有它产生的土壤。在作恶的百度背后,是无数个作恶的小百度,无数个作恶的人。